缅怀我的导师——毕军教授

缅怀我的导师——毕军教授

大山含悲望鹤去,春水鸣咽颂师恩,

仙人已过蓬莱阁,德范犹香启后人。

缅怀一个人的最好方式或许就是继承他的精神,完成他的遗志

即使已经过去了三天,我依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很多次醒来,都只愿我是仅仅做了一个伤心的梦,毕老师只是在梦里离我而去。毕竟,那个组会上不断督促我们抓紧时间全身心准备投稿的和蔼可亲的毕老师,仿佛还在昨日见面。

第一次听说毕老师的名字还是在大一,那个时候我还在华科跟着当时的指导老师学习 SDN,而毕老师已经是国内 SDN 领域的专家,名字如雷贯耳。当时学习 SDN 使用的指导书,是毕老师领衔翻译;而我们后来参加的全国大学生 SDN 应用创新大赛的专家委员会主任,同样是毕老师。我记得在那次比赛闭幕式的颁奖仪式前,毕老师还给我们作了演讲和报告,那应该是我第一次一睹毕老师的英容,当时没想过台上那个侃侃而谈温文尔雅的人,会成为我的博士生导师。现在回想,我与毕老师的缘分,应该就开始于这次 SDN 的比赛。

再次听说毕老师的名字就到了大三保研的那个暑假,我的另外一篇博客里有提到我一开始是准备保研到上交,但之前参加 SDN 比赛时认识的一个朋友正在毕老师的实验室实习,问我有没有兴趣过去读研究生,他可以推荐一下。当时正值女票的上交夏令营没过,所以这是天赐良机。但当时脑子一心想搞一点很理论的东西,一直很犹豫要不要重新转成网络方向,就这样一直犹豫到了 9 月初。毕老师在知道我犹豫后的一个晚上,亲自给我打来了电话,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我万分感动,最终下定了决心跟着毕老师在网络领域继续学习。也是因为我的徘徊, 9 月初我才来到现在的实验室,并再次见到了毕老师。那是一个阳光充足的下午,师兄带着我来到了毕老师的办公室,毕老师刚刚从校外开完会赶回来,满脸笑容地嘱咐着我参与清华保研的注意事项,最后还与我握了手并祝愿我顺利通过保研复试。面试前的那一晚,我们刚刚机试完,时间已经是九十点左右,毕老师又组织我们要参与面试的到一个房间里,他要亲自听一遍我们第二天要讲的 ppt,并提出修改意见。等讲完改完,已经是 12 点多了,我准备从实验室回住的地方,没想到刚出实验室,就看到毕老师从办公室出来打了一壶热水又回去了,还对我点头示意。那已经十二点了啊!当时的我极为震惊,我从未想到毕老师会如此的拼,令我汗颜。

保研结果是十月一假期的时候出来的,再然后我就算正式进入实验室,跟着毕老师和高年级的师兄参与科研工作。在实验室呆的时间越长,越是发自内心地敬佩毕老师,对学生是出了名的好,对自己是出了名的狠。每次我晚上 11 点多离开实验室的时候,路过毕老师办公室都会发现屋里的灯还是亮着的;而每次开组会,毕老师都又会精神饱满地听师兄们汇报工作,并给出自己的建议。毕老师基本上牺牲了自己的私生活的时间,很难抽出时间回家陪陪爱人和孩子,因为他总是奋斗在科研的第一线,总是需要马不停蹄地四处开会和作报告,总是要处理实验室和学院里繁琐的各项工作。坦白的讲,我们做学生的有的时候都不能理解为什么导师会这么拼,他到底为了什么而这么拼命工作。终究是我们的境界太低,看不透。毕老师心中所想,应该其实也很简单,那就是真真正正为中国网络做出实实在在的贡献。为了这个目标,他牺牲了太多太多,甚至有人说,毕老师用 40 年的时间干完了别人 60 年才能做完的事情。毕老师的一生,真得太过劳累,基本没有休息过,所以愿毕老师在天堂能够安息,好好休息。

缅怀的最后,我想用给我印象最深的两件事情结尾。第一件事情,是我一开始对于毕老师年龄的错误估计,我保研找导师的想法是希望能够找一个年轻一点的,所以当时我曾经跟师兄说过我的想法,师兄莞尔一笑,问我觉得毕老师多大,我想了想我看过的毕老师的照片,说难道不是五十多?师兄无奈一笑,说毕老师实际上才四十几岁。我非常震惊,因为毕老师的头发已经接近全白啊!师兄解释说,这是因为毕老师平时太过劳累所致。第二件事情,是我在毕老师去世当天从医院回来的时候,你们知道我是抱着什么回来的嘛?显示器!是毕老师在住院期间感觉自己身体状况稍微好一点的时候坚持工作所用的显示器!苍天不公啊!毕老师这样一个住院前一天晚上还坚持给我们上课、住院期间坚持工作并且不忘学生投稿的伟大的老师,你为何要如此早地剥夺他的生命!!!

唉,生者坚强!希望全天下所有的老师能够保重自己的身体,劳逸结合,健康长寿!也祝愿毕老师,一路走好!

One thought on “缅怀我的导师——毕军教授

  1. Zhanmiao Li

    抱抱~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